【冷凍夾子】

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更新圖囉
【推特:https://twitter.com/hishimya】
【P網: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926977】
  • 47415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色空間的渴望(2)(賣藥的凌辱H小說)


【這是MONONOKE怪化貓 賣藥的H小說。不接受者請不要看】

白色空間的渴望(1)(黑藥X賣藥的小說) :
http://blog.yam.com/kyo5247386/article/11991440


第二章節,後半段有微H!

第三章節就會變成賣藥的H凌辱小說(簡稱輪X(打))
預計第四章節有變身後X賣藥的的H片段。

總之,要先看第二章節的可以點進來看!

第二章】

 

 

妖怪與鬼怪的不同和差別。

 

 

【而你…..又是甚麼?】

 

 

 

 

保護人類的那把劍可以斬除鬼怪有著強大力量,得知形真理後,不被鬼怪威脅到任何人。

 

 

這把退魔之劍歸我所有。

 

 

……這把劍會陪著我一輩子。

 

 

 

 

*************

 

 

「賣藥的,你的傷好了?」

 

 

男孩在目送賣藥的離開時注意到了手上被鬼怪所傷的傷口已經治癒,驚訝的瞪著雙眼,朝著那受傷原本很深的傷口看去。

 

 

賣藥的只是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摸著男孩的頭頂,接著背著他的藥箱轉身離去,離開了這間之前人們傳出會有大蛇出沒的屋子。

接下來他會被手中的退魔劍帶去下一個鬼怪之處,順著那把劍的意識往該走的地方前去,直到這一塊的土地上沒有威脅到人類的鬼怪為止。

 

 

『你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有嗎?」

賣藥的低頭淡淡說道,把那把劍從藥箱裡拿了出來。

他看了一下退魔劍的嘴並沒有開口說話,有點微微疑惑又有點小驚訝,他再把劍拿起來仔細的看過。

 

 

聲音從哪發出來的?

 

 

他以為是退魔劍再跟他的對話。

 

 

『在你身後。』

 

 

「!?」

賣藥的回頭一看,雖然並不是具體化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眼前的事物,但是他能清楚的看到白髮男子就站在他身後用一種意想不到的笑容看著賣藥的。

 

 

賣藥的瞪大著雙眸,嘴巴來不及發出聲音就被白髮男子奪詞。

 

 

『我知道你想說我怎麼會出在你眼前是吧?』白髮男子笑著,一手把身後的髮絲撥到肩膀上來與賣藥的面對面談話。

『不過也只有你看得到現在的我而已。』

 

 

….太不可思議….了。」

賣藥的伸手在去碰一下白髮男子的臉頰,沒想到連現實的世界中也能讓退魔劍本身的虛幻化成為真實。

 

 

『的確很不可思議,但你這樣就不會一個人無聊了吧?』

白髮男子望著賣藥的的藥箱,以賣藥來過活?連他都覺得這樣的日子裡有點空虛無趣,雖然他感受不到賣藥的他本身有沒有覺得很無聊,但要是他會覺得很無趣到悶死。

 

 

「你....難道可以一直這樣跟我說話?」

賣藥的微皺起了眉頭,有點不敢相信,但他能觸碰到他的臉是真的,而不是在白色空間中才能這麼做。

 白髮男子點了頭笑著,賣藥的呆愣很久才回過神搞清楚,自己已經是一個人站在街上自言自語。

 在街上人人來往,尤其是到早晨人變是多得跟市場一樣熱鬧,賣藥的發現到周圍的視線不自然趕緊恢復成無視白髮男子的存在。

 

 

『喂,那隻魚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白髮男子一手搭著賣藥的肩膀,一手指著那賣魚的攤販指指點點。

 

 

連東西也能吃?不可能吧。

賣藥的回頭細小聲的問道,但白髮男子只是望著那條魚並沒有回應賣藥的。

 嘆了一聲氣,決定無視白髮男子對著那條魚的執著,直接朝這城鎮將會發生大事的房屋內前進。

即使白髮男子一直回頭看著那條魚把賣藥的惹煩,但他還是不打算買那條魚。

 

 

 

 

難道,你要生吃嗎?

 

 

 

 

***********************

 

 

「賣藥的?我們這兒並不買藥。」

兩侍衛臉上皺眉皺成一條線,語氣兇狠拒絕賣藥的進屋內,把賣藥的暫時推在外面不讓踏入門一步

 

 

「我是說府上有一位夫人生病了….想說過來看看

賣藥的語氣平淡的對著那兩位說著話,沒有打算打堂退股的回去,只是觀察了屋外周圍,一手趁著兩侍衛沒有注意時把符咒結界貼在門上。

 

過了一會,賣藥的能感覺到竊竊私語的語言從他耳邊傳了過來,後來便傳出大門被即時打開的聲音,賣藥的望著剛剛那兩侍衛走了出來到賣藥的面前。

 

 

「屋主說,他願意讓你進來。」

 

 

「非常….謝謝。」賣藥的微笑,就在等著這句話並踏入了這間他被退魔劍所帶領來的富有家族。

 

 

事情還未開始,但白髮男子便開始臉色凝重起來。

 

 

**   **   **

 

 

「賣藥的,你賣的這藥是甚麼?」

屋主他指著那一罐黑色小瓶的瓶子問道,不過眼睛的視線並未從賣藥的的臉蛋上離開過。

 

 

「那是讓你可以….」賣藥的小聲的在屋主的耳邊開始輕聲細語。只得來屋主的一聲喔喔喔的驚奇聲以外,這房間中還有其他的人正盯著賣藥的身上看去便竊竊私語。

 這種竊竊私語賣藥的他不在意,但在白髮男子他臉色這麼凝重,看來不是一件小事情。

 

 

「不愧是賣藥的,連這種藥也有在賣呢。」屋主拿著那一小罐的藥笑著。「但是呢,我有更想要買的藥。」

 

 

「喔是甚麼呢?說來聽聽看….說不定我還有那種藥….

賣藥的在從最後的那一箱子打開藥箱,把裡面還有的藥給拿了出來。

 

 

「春藥,有嗎?」

 

 

….這種藥我當然有」賣藥的跟平常普通的反應一樣把身旁那一小包藥粉給遞給屋主,只見屋主大聲了笑了很久,誇獎著賣藥的連這種藥也會為客人準備。

身旁的人見著這種藥也開始笑,對於身旁的人也開始的笑起來感到有點疑惑,賣藥的問著屋主這甚麼事這麼好笑?

 

 

「因為阿,還不確認這春藥的藥效,所以想拿人來試看看。」

 

 

「藥效能達到很好的效果已經不用試了。」賣藥的開始收起他的東西,轉身的把那一些藥給放回原位。

在他還不注意屋主已經把那包藥粉給放入賣藥的的茶中,便把那紅茶遞給了賣藥的。

 

 

但事實上放了春藥的紅茶,賣藥的他也知道,所以不喝那紅茶只是望著這門扇後面的符咒看有沒有甚麼反應。

 

 

忽然的。

他頭開始暈眩,才驚奇道這房屋中的香味裡面,竟然放了慢性神經麻痺的藥香。

…..!」賣藥的身體無力的往旁邊倒下,朦朧意識有點開始模糊。

 

 

「我們對於這藥箱香只有放你那處,剛好風也只有往你那吹,好久沒有美人上門來了….」屋主對於旁邊的人下了命令 ,笑著並把賣藥的雙手用繩子捆住。

 

 

」有氣力的賣藥的攤在地上,感覺到身上的衣服開始被人給慢慢拉開,他想要掙扎,但麻痺的藥聞太久使他難以脫困。

 

 

走入了危險的空間卻又碰上麻煩。

白髮男子嘆了氣,他無法救他,畢竟他碰不到賣藥的以外的人。

只能等到刀被拔出的那一瞬間才可以具體化。

 

 

無奈的白髮男子,只能看著賣藥的麻煩處境。

說實在話的,他也不是很想救賣藥的。

 

 

反而是說,期待看到那種場面。

 

 

*******************

 

 

 

 

「唔!」賣藥的顫抖的身軀並感受到地板上的冰冷,與著許多人的雙手觸摸到他的全身上下,被綁的雙手無力解開只能認著自己被那些人給屈辱。

白晢細緻的肌膚上被人留下了紅色斑點,賣藥的緊閉雙眼不敢直視著下半身被人用著手撫摸大腿內側。

 

 

「喂,這傢伙看起來像女人一樣阿。」眾人望著長髮凌亂散落在地的賣藥的像極了女人,雙手愛撫的速度又是更加的激動,讓賣藥的不習慣的搖著頭微微喘息。

 

 

「打從一開始讓他進來只是想對他這麼做吧?大哥。」

 

 

「當然,你以為我會讓只是個賣藥的進來到我們房子內嗎?」旁人的語言聽起來就是看準著賣藥的的長相才讓他進屋內,他們不覺得男人被這樣很奇怪,反而是不挑對象,能這麼做就這麼做。

 

 

「啊…...住手….!…..….!」

賣藥的蒼白臉上染起誘人的緋紅,微喘息的聲音也越來越急促,下半身的慾望感受到一股熱和黏濕,胸膛的果實被人用指尖玩弄和舔拭,這呻吟聲就像會讓人著迷一般的喊出,讓旁邊的眾人更是興奮起來。

 

 

『我可是無法救你的喔。』

白髮男子站賣藥的的旁邊說道,一副想要看戲的口氣對著賣藥的。

 

 

「不要快救我!」賣藥的隆起雙肩,身體被翻身的反面被提高的臀部非常恥辱的樣子面對眾人。

 

 

 

 

『我說過我辦不到。』

白髮男子一講完話,賣藥的全身疼痛得一股麻痺感鑽到全身上下。

 

 

 

 

(待續  第三章就進入到眾人凌辱x賣藥的H章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